自2009/01/01 以來已有 人次上線瀏覽         Feed on Posts or Comments

Category Archive報導



報導 廖泫銘 on 24 二月 2013

專訪Google公司Michael Jones

2013年The Atlantic雜誌專訪美國Google公司Michael Jones,他的現職是Google首席技術顧問(chief technology advocate),負責Google Earth/Map的技術發展與教育推廣,Michael Jones也是Google Earth的前身Keyhole軟體公司共同創辦人。專訪文章中Michael提到未來電子地圖將會持續朝向個人化發展,並改變人們的生活、旅行與工作方式。

詳閱文章:The Places You’ll Go (Credit:The Atlantic)

相關報導:

Google Map &報導 廖泫銘 on 25 九月 2012

Google 是如何構建地圖的?

譯稿轉載自:ifanr網站
英文報導:How Google Builds Its Maps—and What It Means for the Future of Everything (The Atlantic)

對於許多人來說,Google 地圖已經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是你知道 Google 地圖是如何構建的嗎?在我們能夠看到的地圖背後,其實還有一個更加複雜的地圖,包括了現實世界中獲取的龐大數據,而地圖的構建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最近,Google 向 Atlantic 網站的 Alex C. Madrigal 展示了深層的地圖及其構建過程。這是公司第一次向外人展示 Ground Truth 計劃。

一個搜索公司為何要去製造世界上最好的電子地圖?在 Google 看來,地圖同樣與 Google 的使命密切相關。Manik Gupta 是 Google 地圖高級產品經理,他告訴 Atlantic,「如果你觀察下線下世界,會發現在我們真實生活的世界里,信息並不全是在線的。隨著我們生活需求的增加,我們試圖填補所看到的真實世界和在線世界的鴻溝,地圖就是起這個作用的」。

Google 開發地圖的辦公室並不起眼,只是山景城郊區一棟低層建築。在那裡 Alexis 見到了 Gupta 以及地圖團隊的技術主管 Micheal Weiss-Malik。Micheal 原來是 NASA 的工程師,他 20% 的時間用在了 Google 火星地圖上。

Micheal Weiss-Malik 向 Alexis 講述了他們構建地圖的過程。這需要許多步驟,從合作者那裡獲取數據,將它處理成合適的格式,然後和其它源頭那裡獲得的數據合併。做完這些工作后,還需要進行其它操作,使用工具來傳入數據,最終產出高質量的地圖。

當他們構建美國地區的地圖時,首先使用了美國審計局的 TIGER 資料庫。但是那些地圖並一定完全符合實際情況。為此,Google 會把這些數據與其他來源的數據進行比對,比如美國地質調查局的數據,以及 Google 街景車獲取的數據。現在,Google 街景是非常重要的數據源。街景車的行程已經達到 500 萬公里,每次行駛都會帶來有用的數據,包括實際路況和大量的圖片。Google 會通過演算法從拍攝的圖片中提取出交通標識,甚至將它們貼到深層的地圖上面。

我們可以把這些街景車和網路上的爬蟲做類比,只是它們可以爬取真實世界的文字信息。通過計算機圖片識別技術,Google 能夠為現實世界做索引。Google 地圖副總裁 Brian McClendon 認為,通過 OCR 技術,Google 能夠將世界上各種真實文字信息組織起來。目前構建地圖的過程中,Google 會從圖片中提取街道名稱和地址,但是這隻是個起步。Brain McClendon 說他們有 600 萬商業機構和 2000 萬個地址的「視覺代碼」(View codes),通過 logo 配對,可以找出公司標識所在的位置。他們能夠對獲取的圖片進行辨識,進行語義化的了解。

不過,將街景地圖直接轉換為可用的信息仍然是未來的事情。要對地圖的實際意義進行理解,仍然需要人工投入。比如要了解某個交叉口是否可以拐彎,仍然需要有人去看,可能是實際駕駛,也可能是通過觀察街景車拍攝的圖片。

Alexis 了解到,Google 地圖中投入的人工是非常大的。根據 Micheal Weiss-Malik 的說法,要製作一個國家的地圖,需要上百個操作員來處理數據,對地圖進行實時更新。每天都有上千的用戶報告問題,對於那些能夠解決的問題,地圖團隊在幾分鐘內處理掉大部分。一個例子:某個用戶報告說 Google 地圖上沒有顯示某個邊遠地區新建的環形路。這時候,衛星地圖仍然沒有顯示這個改變,但是一輛 Google 街景車最近從那裡路過,拍下了這條新路。於是,Google 的操作員開始快速繪出這條新道路,並且和地圖上已經存在的結構連接。這隻需要幾分鐘時間。

在了解到 Google 地圖的構建過程之後, Alexis 認為沒有其它公司能夠像Google 一樣獲取如此大量的地理數據。這不僅是因為 Google 處理數據的能力,而且因為它能夠投入大量的人力,去組合和清理數據。

可以想象,如此龐大的數據處理,對於任何公司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除了公司內部的操作員之外,Google 還要利用更廣大的用戶來幫忙。Google 的 MapMaker 產品就是一個這樣的產物。通過 MapMaker,公眾可以對 Google 地圖進行編輯,這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人腦中的知識,將其變為互聯網上的數據,Open Street 地圖也是這樣利用大眾智力投入的。

未來的世界將是虛擬和現實結合的世界。這使得 Google 的地理數據成為最有價值的資產。對此,科幻小說家 Robin Sloan 是這樣說的,「我認為這是 Google 的核心資產。在 50 年內,Google 將是一個自動駕駛汽車公司(由這個世界的深層地圖驅動),哦,另外,他們在某個地方還有一個搜索引擎。」

相關報導:

Google SketchUp &報導 susuyang on 13 九月 2010

台灣SketchUP建模達人

透過新聞得知台灣有位SketchUP的建模達人黃宗堂,黃宗堂是Google總部認可全球一百九十一位建模師之一,更是台灣獲認可四名建模師中作品最多的一位。目前他已有九十餘棟3D建築物獲得Google認可放在網路上供全世界的網友觀看。

有興趣觀賞黃先生所蓋的模型,可以至3D模型庫中他的頁面觀看,也可以至他的部落格欣賞:http://tang1997.blogspot.com/

相關連結:

報導 susuyang on 06 二月 2010

Google將推出Google Store Views ?

根據Search Engine Land報導,Google的相機進入了零售商店裡,拍攝店面的全景照與產品照片,為了新的地圖” Google Store Views”作準備。

(Credit: Search Engine Land)

如果這項地圖發佈,人們即可以在網路進入店面,不用出門也可以在家逛街。而Google也從衛星、空照、街景外,更進一步走入了建築物內部,擴大其商業資訊整合版圖。但根據Google發言人表示,他們一直在試驗新功能的地圖,但還沒到更進一步宣布的時候。

相關報導:

Google Earth &報導 葉 高華 on 03 六月 2009

Google古地圖標出賤民部落 犯了日本禁忌

[2009.5.23 自由時報 編譯鄭曉蘭/特稿]

全球著名搜尋引擎「Google」,去年在線上電子地圖「Google Earth」,新增日本古代地圖時,顯然不清楚他們會惹上多大的麻煩。日本人權團體長期致力於消弭源自古代的「賤民歧視」,此問題在日本社會向來是個禁忌的敏感話題,然而「Google Earth」的古地圖卻公然標示古代賤民的居住區域,讓人一眼就看出現今東京哪個區域正是古代賤民部落。

即便「Google」在引發軒然大波後悄悄撤除地圖,不過此事已經引發日本法務省的關切,日本人權團體也準備追究責任,要求「Google」負責。

「Google Earth」日本古地圖上所標示出的「穢多村」,是日本1603至1867年江戶封建時期,社會階級制度的產物。被列為「穢多」的賤民大多從事皮革、屠宰或掘墓業,他們被迫與上層階級的民眾隔離生活,自成部落,又被稱為「部落民」。

其後,隨著明治政府頒布解放令,廢除社會階級,再加上時代變遷、人口遷徙、自由平等觀念普及,階級界線似乎化為無形。然而,日本這種對於古代賤民的歧視只是從檯面上轉為檯面下。老一輩的日本人忌諱提起這個話題,電視媒體更小心翼翼地不敢使用「部落」兩字,相關人權團體疾呼「人人平等」的價值,卻改變不了「部落民」後裔仍可能遭受歧視的事實。

日本1億2700萬人口中,約有300萬的「部落民」後裔。只要有心,上網檢索古代「部落」與現今地名的對照表,或花錢委託相關業者,就能得知他們的身分。有業者坦言徵選員工時,會先排除「部落民」後裔,也有人基於「血統」問題,不願與「部落民」後裔結為親家。

人權團體批評,「Google Earth」的日本古地圖在毫無附加說明或歷史含意解釋的情況下,標示出「穢多村」,已經為部分人士提供清楚明確的歧視標的。日本參議院議員,同時擔任「部落解放同盟」中央書記長的松崗徹對此表示:「要是這些地圖引發什麼糾紛,Google只會說那不是我們的錯,那是使用者自己的判斷。那麼我們別無選擇,只能認定Google的系統本身就是種歧視。」此外,日本法務省也正對此事件收集相關資訊,不過官員表示,尚未做出最後結論。

Google的發言人強調:「我們相當重視人權,也無意侵犯人權。」他們解釋,Google並不擁有問題古地圖的所有權,只是將地圖貼上網,提供用戶瀏覽罷了。

Google Street View &報導 廖泫銘 on 21 五月 2009

Google利用三輪車來拍攝巷弄街景影像

從 Crave 科技瘋 網站上讀到的一則報導, 提到Google將街景攝影裝置放到人力三輪車上來拍攝義大利及英國等地小路的街景, 相信這種車子在街道狹小的台灣也可以派上用場的, 不過感覺這樣好累人。之前看過工研院團隊的研發成果, 他們是利用電動代步車來解決這樣的問題, 不然改裝一下電動機車也是一個辦法, 既能解決拍攝巷弄街景影像的限制, 也不會那麼辛苦。根據2010/8/3ZDNet報導,Google台灣宣布,街景三輪車即將現身台灣。

(Credit: Crave 科技瘋)


 
進階閱讀:

Google Map &報導 廖泫銘 on 08 四月 2009

台籍漁船被索馬利亞海盜挾持

據報外交部非洲司長張雲屏表示,4月6日上午外交部接獲行政院國家搜救指揮中心、農委會漁業署及海巡署勤務中心通報,我國高雄籍漁船「穩發161號」漁船在南緯一度五十一分、東經五十五度五分的印度洋海域作業時,疑似遭海盜登船挾持…

新聞來源:聯合報
新聞連結:索馬利亞海盜挾持 我30船員陷賊窟

疑似遭海盜登船挾持地圖: 緯度  1°51’0.00″南,經度  55° 5’0.00″東

檢視較大的地圖
下載

疑似挾持地點kmz檔kmz_file_icon

先前3月份時我們有介紹國際上Commercial Crime Services 有製作海盜地圖的報導, 想不到事過一個月就有台灣漁船遭遇挾持, 該網站也有批露這起事件。

Google Map &報導 廖泫銘 on 08 四月 2009

義大利中部拉奎拉市發生強震

跟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義大利時間2009年4月6日凌晨3點半發生芮氏規模6.3強震,地震發生36小時後,死亡人數已經上修至207人,1萬多人受傷,其中500多人住院;住院者中,百多人傷勢極為嚴重。

地震災區義大利拉奎拉市(L’Aquila)地圖: 緯度42°21’2.51″北,經度 13°23’59.76″東

檢視較大的地圖

下載

震央kmz檔kmz_file_icon

美國NASA網站提供震區附近詳細的地形影像:
Earthquake in Central Italy

Color bar for Earthquake in Central Italy

Google 公司在4/7日也發佈該地區震後IKONOS 衛星影像,使用者可以下載該

衛星影像kmz檔kmz_file_icon,利用Google Earth來觀看。另外,美國地質調查所有提供一個即時地震觀測服務kmz(

earthquake monitoring tool kmz_file_icon) ,可以瞭解近期全球地震發生的狀況,是一個很棒的即時訊息資訊。

usgs_earthquake_monitoring(透過USGS 提供的kmz,可以在Google Earth上即時看到全球一週內地震發生的狀況)

Google Map &報導 &政府應用 廖泫銘 on 08 四月 2009

美國綠色能源產業地圖

美國環境保護基金會(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利用Google Map結合資料庫建立一個綠色能源產業分布地圖,上面標示出美國推行綠色能源經濟振興振測受惠的企業。這個地圖上標示兩類公司分別為再生能源(綠色)和能源效率增加(藍色)兩類企業,目前該地圖包含了美國12州,共1200家企業的資料,以及他們跟綠色能源相關的產品簡述,使用者可以方便的找到到底有什麼企業在做綠色能源相關產業。

進入EDF美國綠色能源產業地圖

美國綠色能源產業地圖

相關報導:美國綠色能源產業地圖( 數位時代)

Google Map &報導 廖泫銘 on 06 四月 2009

台灣人權地圖

鄭南榕基金會透過Google map平台,邀請人權工作者共同執筆,將這些人權記憶地點編撰成「台灣人權地圖」,讓網友以地圖來閱讀台灣人權,地圖上每個點都會插上一朵代表追求自由火焰的玫瑰,大眾也可以一起上網替人權地圖編寫、拍照,參與這項活動,讓台灣人權遍地開花…

humanright

新聞來源:中時電子報
新聞連結:台灣人權地圖 Google一覽無遺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