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軍昭忠祠及淮軍義地考證(簡報)

Thursday, July 7th, 2022

作者:廖德宗(居住於高雄市,從事資訊業,業餘進行人文地理研究)

陳耀昌醫師《獅頭花》小說敘述,清代1875年,從安徽渡台的6500名淮軍,因沈葆楨開山撫番政策,進剿屏東獅頭社的原住民,淮軍戰死病故1918人,人數為3成,分葬鳳山縣城北門外的武洛塘山1194具,枋寮北勢寮769具。枋寮的白軍營尚有淮軍墓塚遺址,但鳳山昭忠祠及淮軍義地(墓地)已無遺跡,僅留下清代文獻、伊能嘉矩紀錄,及國立臺灣博物館保存的敕建鳳山昭忠祠石碑。

本研究先從1904年台灣堡圖,發現武洛塘山有一條山溝可能是清代文獻所述的圍溝,區隔清代義塚(公墓)及淮軍義地(軍人公墓)。接著申請武洛塘山附近的舊地籍圖及土地謄本,從日治時期的地目變更,及清代昭忠祠產權移轉至台南慈惠院的紀錄,找到清代祠丁佃田、義塚、淮軍墓地、昭忠祠的位置線索。進而從枋寮白軍營的挖掘資料,研判鳳山淮軍墓塚面向西方,為淮軍的家鄉安徽。武洛塘山附近有四座萬應公廟,及一座1917年改修鐵道用地的無緣墓碑,可能存放淮軍遺骨嗎?

2022年7月2日及3日,鳳山社區大學舉辦鳳山學論壇,議題為墓葬及文化資產保存。廖德宗以「鳳山淮軍昭忠祠及淮軍義地考證」為題,講述透過歷史地圖以及地籍資料比對,進行北門外的昭忠祠位置及墓地的考證,完成清代鳳山新城空間復原的最後一塊拼圖,並與專家學者研討保存方式。下午帶領論壇與會者,進行武洛塘山、昭忠祠舊址的踏查,期待政府和民間共同保存武洛塘山及淮軍文化資產。

廖德宗講述淮鳳山淮軍鳳昭忠祠及義地考證(鳳山學論壇2022.7.3)

郭吉清分享淮軍義塚骨骸移置推測位置(鳳山學論壇2022.7.3)

鳳山北門外武洛塘山踏查(鳳山學論壇2022.7.3)

鳳山淮軍昭忠祠舊址踏查(鳳山學論壇2022.7.3)

下載:鳳山淮軍昭忠祠及淮軍義地考證(簡報)鳳山學論壇20220703.pdf

百年前打狗港的外海量水標

Tuesday, December 7th, 2021

撰文/廖德宗(居住於高雄市,從事資訊業,業餘進行人文地理研究)

圖1 建於1901年的打狗港外海量水標(2021年9月拍攝)

圖2打狗港量水標位置略圖(1901年)

旗津海岸公園靠近旗後山的礁岩邊,有一個類似崗哨的建物,鋼筋水泥特別堅固,面海的牆壁無窗戶,建物中間是深井,明顯不是崗哨。經爬梳《臺灣總督府檔案》「川上技師提出打狗港調查報文」(1906年)及現地踏查,原來它是1901年9月總督府為調查打狗港潮位而設置的外海量水標。

1899年,台灣總督府決定開發打狗港,1900年5月先在哨船頭街的內海,設置內海量水標;1901年9月,再於旗後山海岸礁石上,設置外海量水標,比較打狗港內海及外海的潮位差。到了1903年,日本陸軍測量部在內海量水標附近,新設打狗驗潮場,因此拆除了內海量水標。在高雄港哨船頭港口安檢所碼頭,還可看到打狗驗潮場的石垣遺跡。

日治時期的量水標,相當於現代的潮位站,在岸邊蓋一座堅固建物,中間設一個井,井內設置一浮標,連接潮位計,以量取浮標的海面水位。2020年,具測量背景的作者,不意間發現此遺跡,找出這段文史,實在幸運。

現今的外海量水標,歷經一百二十年風浪拍打,底座仍然堅固,但壁體的混凝土已剝落,部分鋼筋裸露,急需指定權責單位進行保護及修繕,不僅見證高雄港開發的歷史,也對百年前工程界前輩致敬。

打狗港外海量水標的發現紀錄,發表於《海洋高雄第53期》電子期刊(2021年12月):http://kcmb.nkust.edu.tw/doe-web/#/main/books/detail/110

鳳山淮軍昭忠祠及淮軍義地考證

Tuesday, November 2nd, 2021

撰文/廖德宗(居住於高雄市,從事資訊業,業餘進行人文地理研究)

摘要

最近因公視電視劇斯卡羅大戲、獅頭花小說、及清代恆春半島三大戰役等書籍出版,引起文史團體追尋鳳山淮軍昭忠祠及淮軍義地位置。2021年因鐵路地下化工程,辦理武洛塘山附近公墓的遷葬,經文史團體查訪墓塚,發現鳳山博愛路北側柴頭埤公墓有清代、日治、戰後的民間墓塚,但未見淮軍墓碑,且發現新興製糖株式會社1917年改修鐵道用地的「無緣墓合葬」墓碑,並整理出北門外的武洛塘山附近,有四座有應公廟。本文要考證的是淮軍昭忠祠是現在那一個位置?淮軍義地的所在範圍?那座有應公廟可能存放淮軍遺骨?

這些清代時期的昭忠祠及墓塚位置,已無法僅靠文獻或口述歷史做解謎。本研究從日治地籍圖、登記資料著手,考證淮軍昭忠祠及淮軍墓地的位置。

一、清代的淮軍昭忠祠及淮軍義地

1874年(同治13年)發生牡丹社事件,日軍出兵攻打恆春半島,清廷派沈葆楨來台主持防務,10月經外交斡旋,清廷付款,日軍退兵。接著沈葆楨推動開山撫番政策,台灣南路從鳳山縣城派軍前往琅嶠地區撫番,但與原住民衝突,1875年爆發獅頭社事件,淮軍進剿獅頭山,戰事持續3個月,淮軍感染瘴癘病故者超過千人。1876年7月提督唐定奎籌款,在鳳山縣新城(今鳳山區)外北門外、武洛塘山南側,購置土地以興建昭忠祠及祠東的淮軍義地。

《鳳山縣采訪冊》記載,昭忠祠為頭門三間、享堂三間、東西兩廡各三間、迎門照壁一座、祠東祠丁住房三間。而祠堂東側的義地,內計一百九十一塚,共葬勇柩一千一百四十九具,義地外圍環繞著圍溝及竹樹,同時購置北門外武洛塘山腳田園十三契,除祠塚佃房圍溝外,餘田園四十六坵,撥歸祠丁佃種(可稱祠丁佃田)。這樣的空間描述,指1876年的淮軍昭忠祠(相當於忠烈祠)及祠東義地(淮軍墓地),是相連在一起的,原先都是武洛塘山腳的田園,並未使用到武洛塘山的義塚(屬於民間公墓,當時魚鱗疊葬,已無隙地)。墓園外圍挖掘山溝用以排水,種刺竹作隔離,維持軍人公墓的莊嚴性,並利於祠丁的維護管理。

二、日治時期的文獻

(一)1900年伊能嘉矩的記載

1900年伊能嘉矩南台灣踏查,記載8月9日午後,至鳳山城北門外,參拜淮軍昭忠祠,日記提到所見的祠宇「雖遭受兵燹之災,仍可看到舊時規模」,並見到祠壁上的敕建鳳山昭忠祠碑。淮軍昭忠祠於1876年竣工,由官方編制的祠丁守護,理論上在1900年應保存完好。但據伊能嘉矩1900年所述,淮軍昭忠祠,因戰亂被焚燒破壞,而這期間鳳山新城的戰亂事件,當屬1895年乙未戰爭,日軍第二師團攻打鳳山新城的戰事。

(二)1904年台灣堡圖上的武洛塘山

1904年台灣堡圖上,標示武洛塘是鳳山新城北門與外北門之間的聚落。縣城東北側的埤塘為武洛塘(亦稱柴頭埤),北側墓地的小丘為武洛塘山,山南土地的地目為田及墓地,並無昭忠祠的祠符號。

清代圳道部分,武洛塘山南側的田地由牛潮埔圳灌溉為水田,山坡地則是旱田。而特別的是,台灣堡圖上的武洛塘山南麓,有一條山溝,區隔墓地及田地,因無水圳源頭,是人為山溝。這條地圖上的山溝,是否為解謎的線索?

圖1 台灣堡圖(1904年)的武洛塘山附近地形圖

(三)1907年鳳山至九曲堂縱貫鐵路

日治時期武洛塘山的地形改變,起於1907年鳳山至九曲堂縱貫鐵路開通,設立鳳山驛,鐵路工程所挖取武洛塘山的土石,就近填在武洛塘的埤塘。1935年,日本人在外濠溝南側、武洛塘填土的土地,興建鳳山神社。

(四)1909年及1917年新興製糖之糖鐵路線

1909年6月,陳中和經營的新興製糖株式會社的糖鐵路線(五分車鐵道),從鳳山站通車至林園。這條路線,武洛塘山的南側,是博愛路南側的弧形路線。1909年8月陳中和向總督府補辦官有地放領(拂下),申請牛潮埔487-4、493-4番地作為糖鐵用地,均是墓地。

1917年,海軍省在小竹上里山仔頂庄設立無線電信所,新興製糖的糖鐵路線被迫改道,移往無線電信所的西南側,而原先武洛塘山南側的路線,也同時從博愛路南側的大弧線,遷改至博愛路北側的直線。改線之後,1918年,新興製糖路線增加了電信所站,並顯示在1928年地形圖。

圖2 新興製糖社線1917年改道前後的路線圖

三、解讀日治地籍圖及登記資料

圖3 1962年牛潮埔段地籍圖

(一)日治地籍圖的線索
日治初期武洛塘山南側土地,屬於牛潮埔庄。筆者先至鳳山地政務所申請早期日治地籍圖的影印,但原圖分割線過多、圖面不清,難以運用,因此再請中研院GIS中心支援典藏的1952年及1962年的牛潮埔段地籍圖。而1962年牛潮埔段地籍圖(比例尺四千八百分一),顯示大範圍的土地分布,及1907年縱貫鐵路,與1909年、1917年新興製糖的糖鐵路線。

武洛塘山與外濠溝之間大塊土地,從鳳松路往東算起,土地番號為494(田)、493(墓)、492(田)、491(田)、481(田)、487(墓)等,這些百年前的地籍線,雖經分割及地目變更,仍保留在現代數值地籍圖上。透過地理資訊製圖專業,確可回復日治初期的地籍線位置,並套繪至現代地圖上。

(二) 解讀土地登記簿的線索
494番地第一次登記為1905年,面積5.1甲,地目為田。這片土地是武洛塘山腳的唯一田園,1985年改朝換代之後,大清政府官有財產皆由總督府接收,再由台南廳將昭忠祠之公共資產,登記給台南慈惠院(位於台南聖公廟街),作為社會救助事業的資產。且1903年地籍測量時,淮軍昭忠祠已無建物,故整塊昭忠祠土地及佃田的地目為田。

494-1番地位於武洛塘山南麓的,屬於平地,坵塊約略四方,在縱貫鐵路及外濠溝之間,研判是淮軍昭忠祠的基地。理由如下: (1)494-1東側凸出一塊方形土地,面積約85坪,剛好是屋三間祠丁住房的空間。(2)494-1南側有一大排水溝,屬於人造設施,可將昭忠祠內的雨水排到外濠溝。(3)在1903年測量時,研判昭忠祠的圍牆及排水溝仍可辨識,因此成為地籍界線。東側凸出一塊方形土地,剛好是屋三間祠丁住房的空間,而基地南側有一大排水溝,屬於人造設施,可將昭忠祠內的雨水排到外濠溝。

這塊清代的淮軍昭忠祠基地,約是博愛路的寶光聖堂、法元寺、法元寺東側五間透天厝,並含博愛路的路面。研判昭忠祠坐南朝北,迎門照壁與頭門,約在法元寺(創立於1962年)前側的博愛路上,享堂三間、東西兩廡各三間約是法元寺的基地。

494-2番地是台南慈惠院的佃田,面積為0.4甲,在外北門的道路旁。台帳資料顯示自1935年開始,佃田逐漸變更建地。戰後,產權移轉給為高雄救濟院。現有一間日治時期留下來的萬應公廟,稱作昭忠祠萬應公,小廟後方有突起小塚,研判是日治時期收容的淮軍遺骨的地方。

493番地是一塊清代的大墓地,原先面積約9甲,研判分割之後,北側493是武洛塘山義塚,南側493-1、491-3是淮軍墓地。理由如下(1)淮軍墓地位於昭忠祠東側,即493-1、491-3番地。(2)研判1903年第一次測量,淮軍墓地與武洛塘山義塚(公墓)相接,兩者地目為墓、產權為國庫,因此合併測為一筆墓地。(3)1904年台灣堡圖,493番地的北側墓地、南側田地,兩者交界是一個ㄟ字形山溝,最南邊有竹林,與淮軍墓地的圍溝及竹樹相符。

淮軍墓地經計算約3甲,埋葬墓塚191塚,棺木1149具,平均一個墓塚可用46坪土地,墓葬密度不高,也有可能是墓塚集中在墓園中間,周圍是綠地。清代淮軍墓地的範圍,位於博愛路與外濠溝之間,為經武路至博愛路447巷之間的住宅區土地。而博愛路447巷為清代圍溝,現為住宅區的既成道路。

民興路的萬應公媽廟(建於1968年),位於493番地的清代義塚範圍,不在淮軍墓地內,祭祀的無主孤墳遺骨,應以附近公墓為主,淮軍遺骨的機率不大。

492番地原先是一塊田,面積1.0396甲,1936年第一次登記,所有者為國庫,1937年土地移轉給台灣拓殖株式會社。土地的萬福廟,新建於1995年,其內另存有一間萬應祠(建於1951年)的小廟,而前身是收容附近無主骸骨的場所,廟碑上記載稱為「靈庵」,就在清代圍溝旁。從地緣因素,萬福廟內的萬應祠小廟,最靠近493-1淮軍墓地及1909年新興製糖的糖鐵土地,研判從日治的糖鐵路線,到戰後的開闢博愛路、經武路,及1960-1980年代建商挖到遺骨骸,大部分應祭祀在萬應祠小廟內。

481番地是一塊私有地,地目為旱田,面積0.2甲,業主為公業趙德,管理人是牛潮埔庄的趙乞丐。該筆旱地因不易耕種,也成為墓地。是鳳仁路鳳山清潔隊(成立於1973年)保養場的用地,內有一間萬姓祠小廟,當僅放附近挖出的遺骨。

487番地亦為清代義塚,現今博愛路北側的柴頭埤公墓,及博愛路南側鳳大餐廳附近,均在487番地的義塚範圍內。柴頭埤公墓發現的清代、日治、近代的墓碑,及1917年改修鐵道用地的無緣者墓碑,均屬清代義塚範圍。而1917年糖鐵用地,經過493番地的淮軍墓地,因此無緣墓碑下方是合葬淮軍與民眾骸骨的墓塚。

四、淮軍昭忠祠及淮軍義地位置
本研究以Google Earth軟體為工具,先在舊地籍圖上研判位置,再套繪至準確數值地籍圖上。2021年10月研判的淮軍昭忠祠及淮軍義地位置圖如下。

4 鳳山淮軍昭忠祠及淮軍義地位置圖
(說明: 昭忠祠及祠丁住房位於494-1番地,祠丁佃田位於494及494-2番地,淮軍墓地位於493-1、493-3、493-4番地,義塚為493、487番地。底圖為Google衛星影像,廖德宗2021年10月製作。)

五、結語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2014年製作鳳山新城立體模型時,當時因找不到淮軍昭忠祠的土地紀錄,無法考證淮軍昭忠祠位置及建物格局。但因昭忠祠為清代重要設施,因此當時專家學者決定,做一個示意的官方建物,置於武洛塘山南側,面向外濠溝。經筆者2021年10月考證,淮軍昭忠祠應調整至法元寺與前側博愛路的位置,迎門照壁與頭門在博愛路上,享堂三間、東西兩廡各三間在法元寺的基地位置。昭忠祠坐南朝北,略朝東北。而淮軍墓地位於博愛路與外濠溝之間,為經武路至博愛路447巷之間的住宅區土地。

圖5 鳳儀書院鳳山新城立體模型的昭忠祠
(說明: 2014年模型的淮軍昭忠祠是示意位置,經2021年10月考證應調整至紅框位置,淮軍義地在昭忠祠東側平地。)

清代的淮軍義地,內計191塚,共葬棺木1149具,因此當時製作了191塊淮軍墓碑。多年來,文史工作者現地找不到淮軍墓碑,那這些墓碑哪裡去了?而武洛塘山眾多的萬應公廟,傳說有淮軍遺骨者,研判挖掘者見過淮軍墓碑。那1876年(光緒2年)打造的淮軍墓碑是那種石材及形式呢? 是否還有墓碑埋在地下? 淮軍義地是否還有未擾動地層或小公園,可作透地雷達探測或考古挖掘? 有興趣者,可續作探索。

下載:鳳山淮軍昭忠祠及淮軍義地考證研究論文2021年10月.pdf
下載:鳳山淮軍昭忠祠及淮軍義地位置圖2021年10月.pdf

桃子園庄聚落位置圖的製作歷程紀實

Tuesday, September 28th, 2021

作者:廖德宗(居住於高雄市,從事資訊業,業餘進行人文地理研究)

一、桃子園地名由來

清代打狗山的西北側海岸有一桃子園聚落,地名有三種說法,一為山坡盛產桃子、桃樹,故稱為桃子園。二為受陶淵明桃花源記影響,依山傍海,與世隔離,如同世外桃源。三為此地在《康熙台灣輿圖》的果樹像楊桃樹,可能是楊桃園,而耆老也說聚落有種楊桃。清代時期此地為桃子園庄,居民以捕魚及砍材為生。而文字的「仔」與「子」相通,兩者均是正確用字。

圖1《康熙台灣輿圖》(1699-1704年)的桃子園

二、從尋根活動到繪製聚落地圖

1939年,日本海軍興築左營軍港,作為南進基地,因此桃子園居民被迫遷村,帶著聚落守護神保生大帝神像,分別遷到左營新庄子及鼓山內惟,並於戰後興建新庄子青雲宮及內惟青雲宮。後來新庄子及內惟經歷繁榮時期,生活穩定,於是桃子園移民於1999年、2001年、2010年、2011年,向軍方申請回到桃子園進香或尋根活動,筆者雖不是桃子園子弟,受邀參與2011年11月活動,來到耆老記憶中的青雲宮舊址,現地全無舊聚落的遺跡,感觸耆老懷鄉的感情。

後來接續的耆老訪談活動,老輩擔心子孫會忘記了桃子園故鄉的故事,青壯輩除了舉辦耆老說故事、老照片收集、繪畫活動之外,還能作什麼事? 當時筆者提議繪製一張桃子園庄聚落位置圖,標示桃子園聚落的全部住戶位置及人名,這樣子孫就知道阿公以前住的位置了。

三、聚落地圖的繪製過程

在2011年,國內的日治地籍圖及登記資料簿尚未公開,透過服務於地政局的桃子園子弟協調,取得楠梓地政事務所保存的1903年鳳山廳興隆內里桃子園庄圖(縮尺為千百二分一),那是分幅掃描的日治地籍圖掃描檔案。由於桃子園庄位在邊陲海邊,1903年第一次地籍圖測量之後,地籍線很少分割,圖面乾淨,是一份凍結在1939年遷村前的地籍原圖。2011年,楠梓地政事務也提供全部桃子園庄的土地登記簿影本。那樣製圖的素材(圖形及屬性資料)就齊全了。繪製過程如下。

第一項工作是將地籍圖的影像檔,作各分幅的切圖,再作接圖。做法是用影像軟體將掃描檔轉正向北、切去圖框,然後將分幅地籍圖拼接成一張聚落地圖的底圖。然後以大型印表機,作大圖輸出,作為工作底圖。此外,因需對日治地籍圖作位置定位,以便畫上新的道路,因此採用Google Earth軟體作影像檔及數值地籍圖shp檔的套圖,再藉由後期的地圖資訊,在日治地籍圖上畫上軍用道路的位置線。

圖2 1903年桃子園庄地籍圖(來源:楠梓地政事務所)

第二項工作為裝訂日治土地登記簿影本,翻閱每一筆番地的土地標示及業主權,紀錄有產權的地主姓名,土地移轉過程,各家族住在哪一筆番地上,各旱田(畑)、雜地是誰家的土地。並研判耆老所說的青雲宮、廟庭、小學、土地公廟、碾米場、店仔、古井、大榕樹等地標,可能在哪一個地方?

圖3 日治時期的土地登記簿

第三項工作為閱讀桃子園聚落相關文獻,收集各姓家譜,並作耆老訪談。先從文獻中,瞭解桃子園聚落有九大姓氏家族,分別為陳、林、李、許、鐘、王、顏、盧、黃等,還有非屬於九大姓的家族,如馬、蔣姓等,哪些人是住在哪一個番地上。當進行耆老訪談時,需帶著工作底圖,將耆老敘述的土地位置,進行地籍圖的位置連結,並多次推敲,才能定案。

第四項工作為以CorelDRAW軟體進行聚落位置圖的地號、姓名、地標的標註。在日治地籍圖的空白空間上,標註各番地的住戶的全部姓名或主要姓名,並標註社頭、社尾,及廟宇、學校、派出所、店仔(柑仔店)、古井、誰家的園仔、中學生露營地等。

圖4 桃子園庄聚落位置圖的部分畫面

第五項工作為以Coledraw軟體作圖面的整飭,圖面空白處增加老照片影像,加上圖名說明等。最後產製出圖檔,送給印刷廠印製300份紙圖,分送新庄子及內惟的青雲宮及各家族

圖5 桃子園庄聚落位置圖的全貌

四、結語

桃子園庄聚落位置圖由廖德宗2011年11月策畫及製圖,協同者為內惟的黃進雄先生,新庄子的馬哲賢先生及黃慶德里長,並由內惟青雲宮、新庄子青雲宮協辦。從圖籍收集、繪製底圖、耆老訪談、製圖、校正、到2012年3月完成印刷,歷時共五個月。這是屬於桃子園居民共同的創作,將聚落居民的故鄉記憶,繪製在一張準確的日治地籍圖上,成為珍貴的聚落地圖。當完成之後,耆老們看到印刷地圖,是感動及激動的心情;也有居民激動的說,現在才瞭解長輩說故事的場景及親戚居住的位置。

筆者在2012年期間,當時工作業務忙碌,係利用工作空檔,一人單獨完成製圖工作,之後也未作完整紀錄。近年,散居各地的桃子園子弟,期待能再印製此聚落地圖。因此將桃子園庄聚落位置圖JPG檔公開,大家自行下載列印或作文史使用。地圖內容若有發現錯誤或未被列入的家族或姓名,可提供資訊給筆者,作為後續修訂再版的參考。

此地圖的製作雖已近十年,藉由當時的活動照片及檔案,仍可清晰回顧歷程及紀實。也感謝楠梓地政事務所典藏的檔案,才能完成桃子園庄聚落位置圖。

 

桃子園庄聚落位置圖JPG檔(14MB) 連結下載

左營五甲巷插畫牆的故事

Tuesday, December 15th, 2020

作者:廖德宗(居住於高雄市,從事資訊業,業餘進行人文地理研究)

高雄左營郭家及廖家,為保存古厝文化與記憶,出錢出力策畫「五甲巷記憶插畫牆」,花1年找耆老說故事,並請插畫家林家棟畫出來,設計展版、吊掛在老牆上,長輩們牽著孩子走在五甲巷,半屏山挑水建造砲台、蓮池潭菱角寮採菱、左營蓬萊閣的昔日風華,一一躍現眼前。

五甲巷的記憶插畫展現10個左營在地故事,包括二戰時期美軍戰鬥機掃射廖家古厝;半屏山挑水建造砲台;小龜山種植蓖麻;日本時代舊城觀音亭(興隆寺)歇腳;左營蓬萊閣的熱鬧店面;1950年代郭家古厝曬稻;1960年代蓮池潭菱角寮採收;2019年街頭煮菱角;左營下路年菜街;萬年季迓火獅為聚落祈福等。

下載:左營五甲巷插畫牆的故事簡報(廖德宗20200417).pdf

論文:廖德宗(2020) 口述歷史─左營在地的二戰記憶,高雄文獻第10卷第2期(2020/12),頁174-198,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高雄水道的故事

Monday, November 16th, 2020

作者:廖德宗(居住於高雄市,從事資訊業,業餘進行人文地理研究)

高雄市工業用水道

乾淨飲用水是現代文明的必要,鳳山縣時期,先民挖掘井水;大航海時代,外國船隻紛紛到打狗的打水灣取用淡水;日治初期,鐵道部以鐵管引內惟龍目井泉水,作為蒸汽火車用水;到了1913年,總督府土木部從下淡水溪取水,打狗水道竣工,高雄地區邁向現代文明;1917年,打狗水道分水給下淡水溪東岸的阿緱街;1920年成立高雄州,鳳山街、岡山街、旗山街設立獨立的水道設施,高雄水道也進行五次工程擴充;二戰期間,高雄州編列預算,從曹公圳引水至大埤湖,建立工業用水道,供應戲獅甲軍需工業用水,大埤居民遷村至鳥松山仔腳;同時間,高雄警備府施設部,開發獨立的海軍水道,供應左營軍港及第六燃料廠,軍民用水分開,同時開闢了仁武及鳥松的水管路。

戰後,成立自來水公司第七區管理處(以下簡稱七區管理處),負責大高雄的自來水營運,自來水技術從早期的慢濾池、演進至快濾池,再進化至高級淨水科技;這一路走來,伴隨三條水管路、兩條水源路、四座精緻建築的量水器室,還有一座百年運作不息的淨水池,蘊含很多高雄的文史故事。

2020年,七區管理處舉辦「澄清湖一甲子風華」慶祝活動,11月14日邀請文史工作者廖德宗先生,進行「高雄水道的故事」講座,發表四年來水道踏查及文獻爬梳成果,也對高雄市具文資潛力的水道設施,作初步的盤點。水源永遠不足,人定無法勝天,各個時期都在籌水,不保證可達成目標。大家當思水源保育,並對自來水專業人員多一份鼓勵及敬重。

下載:高雄水道的故事(廖德宗20201114).pdf

二戰期間高雄海軍水道

Tuesday, June 16th, 2020

作者:廖德宗(居住於高雄市,從事資訊業,業餘進行人文地理研究)

二戰高雄海軍水道系統圖(廖德宗2019年繪製)

筆者2017年取得日本海軍接收目錄的交接清冊, 研判〈日本海軍左營軍區水道圖〉為工程圖,可套繪至現代地圖,開始進行踏查。高雄煉油廠2015年11月停工,舊城文化協會2017年11月進廠區勘查 。 第一次勘查,豎井鐵梯生鏽及斷裂,無法深入內部,經廠方架設鷹架之後12月第二次勘查從豎井爬梯,進入地下水庫內部,在強烈水電筒照射下,看到配水池內部及前側三支大水管,證實半屏山有一座地下水庫的傳言為真 。

本文透過現勘以及歷史檔案整理,恢復「高雄海軍水道(大樹至軍港)」、「第六燃料廠工業用水道」、「岡山航空隊及航空廠水道」以及「戰後的海軍水道」路線以及附屬設施,有許多都具具軍事文化資產潛力,值得後續待進行深入文化資產研究。

下載:二戰期間高雄海軍水道踏查(廖德宗20200610).pdf

論文:廖德宗、郭吉清(2020) 二戰時期高雄海軍水道踏查,高雄文獻第十卷第一期(2020/6),頁73-108,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高雄溫泉與硫磺水

Monday, November 25th, 2019

作者:廖德宗(居住於高雄市,從事資訊業,業餘進行人文地理研究)

清代文獻記載內惟埤的水源,來自打狗山麓的龍巖池及硫磺泉,內惟埤稱「硫磺埤」,硫磺埤的水再流入愛河,古名為「硫磺水」,打狗港亦稱「硫磺港」,然而高雄地區並無生產或開採硫磺紀錄。1920年日本人花田伍助追溯硫磺水的源頭,在內惟鑿出地層下的冷泉,並將冷泉加熱,高雄溫泉共經營二十年。

青泉街石頭公廟山溝的乳白色泉水,化學成分是甚麼?是不是真正溫泉? 本次講座從文史踏查到科學檢驗,解開高雄溫泉及硫磺水的謎題,並期待硫磺水古地名的重現。

下載:高雄溫泉與硫磺水(廖德宗201911).pdf

古地圖套繪清代鳳山新城與舊城

Saturday, November 24th, 2018

作者:廖德宗(居住於高雄市,從事資訊業,業餘進行人文地理研究)

作者於高雄市鳳山社區大學進行文史演講,分享專業地理套圖經驗,採用日治地籍圖、土地登記資料、文獻紀錄,套繪鳳山縣新城、舊城位置的方法及過程,解析鳳山縣土城位置的線索,及運用考證成果,製作立體展示模型。並簡述地圖套繪的技術,包括圖資來源、搜尋文獻及套圖軟體。

下載:古地圖套繪清代鳳山新城及舊城(廖德宗201811).pdf

打狗山歷史地景踏查

Monday, November 12th, 2018

作者:廖德宗(居住於高雄市,從事資訊業,業餘進行人文地理研究)

運用古地圖踏查高雄文史未詳載的歷史場域,場景為清代至日治時期的打狗山(壽山),介紹清代舉人卓肇昌及麥朝清的足跡,與近年發現的歷史地景: (1)打水灣湧泉水源地 (2)大坪頂砲台 (3)打狗金刀比羅神社。並分享二戰期間的防禦設施,及2017年發現的蔣介石地下指揮所。

這些歷史地景仍存殘跡,經作者實地踏查、爬梳文獻及老照片佐證,浮現歷史場景及發生大事。可滿足社會大眾好奇心,增進對高雄文史的瞭解。

下載:打狗山歷史地景踏查(廖德宗201811).pdf

引用資訊: